也是有架无筐的那种,紐約的汽車是不怎麼讓行人的

回忆《三大步》
2016-10-27
半山山民
阅读 3355

灣區與紐約

本來想寫把標題成「西部與東部」,想想太大了,又改成「西海岸與東海岸」,還是太大了,作者只去過兩個地点,怎麼可以包罗呢?於是只可以只說一說我對灣區和紐約的纪念吧。

自家對灣區的印象非凡好,這裏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發達、氣候宜人,人們對外來者普遍友善、開放,你幾乎不會感受到對外來者的歧視,因爲我们都以外來者。甚至只要您不懂英文,那也沒關係,因爲這裏有美國最大的華人社區。硅谷更是創業聖地,是赶上夢想的地点。要說不足之處,大概要數缺乏公共交通了,灣區总人口相對分佈分散,因此沒有像紐約、日本东京那樣發達的地鐵公交系統,許多地点沒有汽車很難去。

本人剛來到灣區的時候,過馬路都不習慣,因爲汽車遠遠地收看行人就會放慢速度停下來。不过自身在天朝生活慣了,見了汽車以後還是不敢過,於是便上演了好幾次作者傻站在路邊等車過,車停在街头等自家過。

紐約讓小编看来了美國的另一面。紐約的汽車是不怎麼讓行人的,行人闖紅燈也不行常见,人和人之間相互不看一眼,不像在伯克利街上還有素不相识人給作者打招呼。紐約的征途沒有灣區乾淨,街邊還有買漢堡熱狗的小攤,和國內賣煎餅果子雞蛋灌餅的有一拼。紐約春季的氣候很寒冷,跟京城真的有好多相似之處——都在東部靠近海岸地區,而且穿過北緯40度線。紐約的人口密度很大,平均每平方英里有一萬人,這個密度和首都大多。

探访紐約街頭的「美國式過馬路」:

图片 1

Jaywalk

回忆<三大步>

治安

作者去美國前面就聽說了美國許多地点治安不好,到了Berkeley以後更是就被人警示上午无须出門,否則不安全。這個建議一開始一直讓作者將信將疑,白天看起來這麼美丽安靜平和的小鎮,難道中午就變得兇險無比?作者在首都夜晚從來沒有過不敢出門的經歷,除非是外面颳沙塵暴。可是沒過兩天一件业务就發生了,一天夜里本身聽到外面有許多警車呼嘯而過,而且更吓人的是自个儿住的旅館的門口竟然躺着一個黑人,小编一開門,他看了本身一眼,然後沒有理作者。第二天聽說Berkeley西边不遠的奧克蘭發生了槍擊事件,於是奧克蘭這個名字就深切地印在了自家的腦中。

後來見到一個谷歌的恋人,他也給小编講了一個轶事,說是一個工程師來面試谷歌,被錄用以後特別高興於是當晚就去奧克蘭找一個朋友出去狂歡,然後兩個人就在停車場被槍殺了,原因是劫匪嫌他身上現金太少。再後來聽說奧克蘭房價特別便宜,因爲人都搬走了,越发是見不到年輕人了。奧克蘭毕竟是什麼地点?查過纔知道,它是灣區的三大城市之1、與舊金山、聖荷塞並列。可是奧克蘭卻被列在二零一零年國會調查報告的全美最危險的都市名次榜中,名列第五。奧克蘭犹如從前並不是這樣,否則它不會成爲灣區第三大城市,小编看到李小龍曾經都在奧克蘭開過武館。

奧克蘭终归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作者瞭解到的一種說法是,舊金山灣最大的裝卸貨港口就在奧克蘭,它是一個連接了海運與鐵路的畅通樞紐,由此有大批量的港口工人。這些港口工人大都以黑人依旧拉赏心悦目的女生,所以工資較低,教育水平也較低,而且容易受到經濟波動的影響。二零零六年經濟危機以來,大批量工友失業,於是走上了违纪的征程,由此治安變不斷惡化。年輕的有力量的人紛紛搬離了奧克蘭,剩下的都以年邁的照旧窮人,於是便沦为惡性循環中。

事實上美國的不等階層差别人種是習慣於聚居的,譬如總體來說灣區有錢人喜歡住在舊金山或硅谷,而窮人集合在東灣,從房價上就足以明顯看出區別。就到底在奧克蘭這種地点,社區直接還是有为数不少區別的,這個鏈接体现了這一點:美国加州哥本哈根市的各区房价跟首要聚居人种的关联(图)

紐約的治安據說是美國大都市中最好的,除了上城黑人區外,其他地点大多是挺安全的。於是作者在紐約的中城邻近就敢早晨一個人出去,因爲這邊許多同盟社好像不關門一眼,十二點還在熱賣,在灣區許多商户早晨七八點就关门了。紐約是貨真價實的「不夜城」,連地鐵都以24小時運轉的。

11660d00746.jpg

收入與物價

在國內一向有傳言說中國的物價已經超英趕美了,而受益卻還相差千里,真的是這樣嘛?我覺得這句話至少46%是對的,收入的確相去甚遠,2013年美國勞工部宣稱美國人的平分年收入3九千加元左右,根据匯率換算到人民幣這可不是一個小的數目,在國內能得到這個工資的絕對是高收入群體了。37000美元只是平均工資,在硅谷,一個工程師拿一千00日元的稅前入账是稀鬆常常的一件事,在紐約的金融圈中就更高了。但問題是美國的形似人怎样呢?38000美金是平均工資,由於分配的不平衡性,中位數肯定要低於這個數目。

說完收入再來看看物價,先看看超市裏面的平凡生活用品,食材、日常用品這些東西不算貴,價格依照匯率換算到人民幣也就比國內高1/3到200%左右吧,從平均購買力來說就是國內二到三倍。但提到到服務的價格這部分就貴了,大致11日币在美國當一位民幣在中國花。而感覺最利于的是電子產品了,價格和國內一樣,甚至比國內更利于,算上匯率就是高六七倍的購買力,怪不得美國科学技术發達呢。

图片 2

Bestbuy

再來看看房價呢?美國儘管地廣人稀,房價卻差異巨大,便宜的有马这瓜的10比索的房舍,昂貴的則高達幾百萬法郎,簡而言之就是關鍵看房屋在哪。拿灣區來說,有10萬日币左右的房子,普通勞動者是絕對買得起的,只要願意買,地點就在奧克蘭。當然也有標價近千萬比索的學區房,地點在Palo
Alto,旁邊就是巴黎综合理工大學。看看中國,新加坡五道口已經有了每平方米超過10萬人民幣的屋宇了,畢竟靠近清華嘛。普通人買得起的造福的房舍吗?只怕到四線城市去也難以找到吧,但假若願意去鄉鎮還是有的。

當然以上這個物價的比較考察很不完善,只是個人感覺而已,況且灣區、紐約都算美國物價比較貴的地点,結果就權當參考了。總之說中國的物價趕上美國不是沒有道理。

在体育运动里,篮球那一个类型,最受斯巴鲁热爱。贰个篮板,几个小伙伴,可玩上半天。小时候,条件不好,就在院坝里,玩玩“逗宝气”游戏。偶尔在学堂操场,可以打打篮球。也是有架无筐的那种。

軼事——電腦損毀

在從舊金山到紐約的飛機上,小编正坐得不错的,空乘服務員來倒水,坐在作者右邊的一個人把杯子伸手放在自家電腦的长空,於是就把水倒到了自己的電腦上。電腦显示器就突然黑了,小编构思這下完了,沒電腦本人一個人到紐約可怎麼活啊。作者身邊的這個美國人也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她代表万分抱歉。小编們談了幾句,她決定賠作者錢,先把身上的二百元現金都給了自家,然後說等到紐約去探望維修要稍微錢。

就這樣笔者們就聊了起來。她看起來有四五十歲,是一個教英語的老師,曾經在小學、中學和大學都教過,她的岳父是加州Berkeley分校大學的讲解。她和小编講美國的基礎教育相当失敗,有人上完小學了還無法閱讀文章。小编告訴她中國的黨化教育和言論管制,以及嚴酷的出版審查,她感覺很驚異,不敢相信這到現在還是存在的。她對中國的發展非常奇异,而且談吐間流表露一種恐懼感。她說美國國家龐大的債務都以借自中國的,而美國多少人什麼也不幹就靠社會福利過日子,這些錢都以美國政坛從中國借來的,而且美國政党就沒準備還。她還指名道姓地罵了奧巴馬不少壞話,看得出他是一個奧巴馬的反對者,而且很有或者是共和黨人。

下飛機前作者們相互留了聯繫格局。第二天笔者到大宗旨車站的蘋果維修中央,一問纔知維修費竟然要1400美金,作者构思這在天朝1400人民幣都用持续,於是就不修了。給一個恋人打電話,他建議小编給蘋果要維修價格認定書,然後把這個文件給这個損毀我電腦的人。小编就這麼做了,那個人看了以後二話沒說就給了小编一張支票,然後小编回國以後花了1000人民幣修好了。

這個經歷實在令本人難忘,許多个人告訴作者說如若這件事發生在中國,損毀作者電腦的人肯定千方百計推卸責任,而且假使下飛機以後肯定會杳無音讯。而這位美國人卻非常講信用,而且實際上這件事的責任並不在她一個人,那個不專業的空乘服務員也是主要的責任人,她無論怎样不應該在自作者電腦的空间倒水。她要好一個人承擔了独具的責任,實在不得不令作者肃然生敬。後來瞭解到她住在灣區的MillValley,屬於北灣,而北灣相似是富家的區域,所以這1000多日元可能對他來說真的不算什麼吧。其實美國人並不比中國人自发要講信用,關鍵看講信用和不講信用哪個费用更低,換句話說就是有沒有錢。

篮球进攻一方到对方禁区处強行突破上蓝,称之三步上蓝,一般防守队员不能阻止,但足以阻止或有意犯规。三步或叫三大步,那里不是讲蓝球比赛,而是讲一个很久的传说,是暴发在我们摩苏尔的轶事。

美國夢

自个儿在灣區時候有幸被一個敌人帶着去Palo
Alto的贴心人機場看了看,而且嘗試了一把乘坐私人飛機。私人機場就在Palo
Alto東部靠海的地方,裏面停着至少幾百架私人擁有的飛機,機場與加油站和跑道,還有幾個飛行俱樂部。作者被帶着飛上了五千英尺,由於空氣很好,可以看見很遠的地点。

图片 3

Private Aircraft

千萬別以爲這是超級富豪的遊戲,作者的那位朋友也只是一個商户的平常工程師而已。私人飛機的價格低廉得讓你驚訝,作者一開始聽到幾乎是不敢相信的這是真正,小编算了算看努力干活幾年是買得起的,而且飛行、養護的基金也不是不可接受。對作者來說,這種感覺不僅僅是飛上天那一弹指間的興奮。更加多的是自个儿感触到了什麼叫美國夢,什麼叫只要努力就能實現你的夢想。如同老牌的華裔建築師貝聿銘在80年前來到美國的時候,徹底被汽車吸引了,他竟然發現在中國唯有顯赫的達官貴人纔能坐得起的汽車,在美國居然如此广阔,那正是他的美國夢誕生的時刻。

引用楊哲的這篇小说

此间是Palo Alto飞机场,是3个public
airport,里面停着的都是私人飞机。旁边有部分航空俱乐部。能够向俱乐部租飞机飞,也可以请教练教开飞机。只要有驾照,开飞机不须要向别的机构申请,只要跑道排好队,想怎么时候飞,向哪儿飞,都随意。只借使集体机场,跟地面联系一下排个队就可以减低。公共机场就像是停车场一样常见和自然。从家里来机场,只要把车停在温馨飞机的机位,把飞机拉出去,回来了再发车回家,不难迅速。当然,基本上是个好人都能学会开飞机,考到驾照,以及开飞机。

在Palo Alto机场逛的时候,我才发现到,那些FG
S11E09
实质上并不是在刻意输出价值观,那就是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的生存、美利坚合众国梦。那是二个神奇的国度,真的都像是假的。

(完)

菲尼克斯,尤其是清,民时候,外来人口骤增,老百姓房子依山而建,而山上又不够水井,守着两条河沒水吃。(当时沒有自来水),还得辛勤地到河边挑水。枯水期挑水工更麻烦,要走长长一段鹅石板路。前天的棒棒军的先辈就是那一个挑水工。

美國之行序列

人数多了,城市繁华了,但生活放任物,污水处理却成了2个大难题。特别是人类排污物。因而不清楚猴年马月,那一个都市又多了一种工人,掏糞工。

近年来的公共厕所旧时称“官茅斯”,清为官家,民国喊政党,茅斯就是公办,所以叫官茅斯。

那日子沒有化肥,农村肥料全靠人,畜糞。城里头这么多少人,这么多糞便,无疑象3个现代大型化肥厂。

每天掏糞工都到指定的<官茅厮>掏糞,用两木桶挑到一辆板板车上(是胶轮板板车,下边有一大木桶,似今后油罐车那种的减少版)。

以后的小伙可能没有那些定义,但看看历史,当时首都Hong Kong有个掏糞工叫时传祥,还被評为全国劳模,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还接见,握手,留影,他的信心,“脏了自家2个,干净千万家”。

各大城市都有掏糞工,且各有特色,日本东京是晚上时分才同意进里弄,工人摇着铃,拉着车,准备多时的家中妇女早日站立两旁,像是欢迎又象是受阅,一道景色。

重庆人耿直,也是晚上时段,糞把式走街串巷,扯起喉咙,大声武气吼:“倒罐子,罐子拿来倒”。在官茅斯收糞和倒罐子完结,掏糞工会清洗干净地面垃圾,拉着糞车緩缓离开。

卢萨卡是个山城,依山而建,山上有路,路边有屋,屋上有路,路上还有路,还有屋。有盘山路,也有长斜坡,而大河上的千厮门,储奇门,望龙门,朝天门,小河上的临湖州,沧白路,洪崖洞一带,都有糞码头。別小看那糞码头,旧时还是官家和袍哥五伯把持着吧。

自小编所讲述的是老泰山区那块,当时南坪地区,江北观世音菩萨桥要坐划子过河,是纯粹农村。

掏糞工人分別从现行和平路,凯旋路,捍卫路,中一路等高地(枇杷山是罗庄区高点),拉着糞车,一路狂奔,只见糞车飞一样,工人在前边把住中杠,七只脚尖尖着地,快步移动,最急迅度不下于80码,年青男工人速度更快。似乎武林小说中形容的(草上飞)。整个人完全在车把上悬着,不一会就飞奔到河边。

当初高密市几条重点大街仍是这么宽,这么陡,和明日沒什么变化,只是路上车辆极少,行人也不多,由于是山城,山高路不平,黄包车,人力车,洋马儿都少,行人多为徒步,最多也是滑竿,所以糞车在那广泛马路上飞奔,沒什么危险,亚松森崽儿喊的(三大步),就是说的那档事。

解放后,官茅斯改叫公共厕所,隶属都林肥料公司保管,文革时期,集团有文艺演出,谐语:肥料集团宣传队,头个剧目三大步。

现各大城市仍有掏糞工,巳归环卫局,所用工具是小车和泵,而恢宏利用化肥,掏糞仅仅是环卫概念。

11660d00746.jpg

不行时期,照相很贵,可惜沒留下那类照片,更莫说是飞身三大步时的人影。武功不负有心人,今日在同校的鼎力相助下,找到了,而且依旧一表姐,那架势,那体魄,那动态,照相的教授可称大师,照片金贵,那种动态能那样清晰,小姨子身上的健子肉不是练功房里练出来的。但57虚岁以上任城区的人,只要一提到啥子叫三大步,绝对会心一笑,晓得。

相关文章